新筆趣閣 > 女頻頻道 >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> 第21章QNMD這不是年代文(21)
    陳溪是個七分懶三分狂的女人。

    若為救人而做出違背底線的事,那便不是她了。

    智商從來都在線的她,大部分時間都很懶,但她要是不懶起來,一般人真斗不過她,就比如現在。

    “跟你談個條件,你滅個璩雪加路一鳴困難嗎?”陳溪本想加一句,你同意就點頭。

    “不困難。”

    腦子里傳來清澈又好聽的男聲。

    靠!!!

    竟然特么還能交流!

    陳溪怒,沒控制住,又拽了一把毛。

    對這逼扮豬吃老虎的行為,她表示嚴重不爽。

    堂堂的妖王被當成雞毛撣子這樣揪著玩,哼都不敢哼一聲,也是真愛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帶著我先潛入宗門救人,救完人逐一擊破,作為回饋,我幫你除掉媵蛇,統一除炎宗以外的整個朝元大陸。”對陳溪來說,這不算太困難。

    這幾天她專注作死的功夫,也看出很多事兒來。

    他不想要。

    想要的那個...她不給。

    感覺到這家伙的喪,陳溪又補充了一條。

    “根據你配合程度,或許給你個追我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讓她主動獻身做不到。

    讓她立刻裝作喜歡一個人去攻略,她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卻可以視他誠意,給他一個機會。

    他能達到她的預期擇偶標準,她視情況考慮。

    不辜負對她好的人,也不辜負她自己。

    總能找到個合適的點,恰到好處的戳他萌點。

    剛還喪喪的妖王跟喝了脈動似得,嗖一下加速,差點沒給陳溪甩下去。

    活力十足!

    大概是陳溪畫的大餅太過誘惑,十殿完全沒有按著她計劃的那樣,偷偷救人,然后逐一擊破。

    它帶著陳溪一路飛馳,到了炎宗門口仰天一聲吼,叫陣!

    原著書里都不敢這么寫。

    書里的妖王擄走陳溪還是偷偷的呢,這都敢正面硬杠了,愛情的力量啊...

    璩雪這宗主的位置都沒熱乎,還來不及慶祝篡位成功的喜悅,就被告之妖王打上來了。

    璩雪嚇得一激靈,路一鳴也是菊花一緊。

    “他帶了多少兵?”

    “一個...就是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璩雪一合計,雙拳難敵四手,好漢架不住人多。

    那天妖王上擂臺一招秒了納蘭德行的恐怖實力歷歷在目,但此刻宗門人可多著呢。

    璩雪做足了篡位準備。

    納蘭德行去妖界時,她召集了各大宗門的宗主,以聲討人族叛徒為名,占據了道德制高點。

    納蘭德行回來后被她設計羈押,這些宗主都是見證人。

    為了正義那是扯淡,都是利益之徒。

    炎宗勢力強大,那是因為宗主納蘭德行天資過人,有他震著,各大宗門自然要聽他的。

    所以之前納蘭溪上山,眾人明知道山上有兇猛的豹吼獸還是派人跟著一起尋找,就是怕納蘭德行。

    現在納蘭德行被璩雪用計弄下去了,各大門派就差放爆竹慶祝了。

    璩雪跟納蘭德行差了不是一點半點,炎宗換人對各大宗門只有好處。

    還能打著替天行道的幌子,何樂不為。

    現在這些人還沒走,璩雪把人召集在一起,雖然大家聽到妖王都嚇得瑟瑟發抖,但架不住璩雪游說。

    這么多人呢,打它一個有什么困難?

    要是妖王帶兵過來躲一躲也就罷了,單槍匹馬,怕他作甚!

    斬了妖王取妖王的血分了,對諸位修仙之人也是大有裨益。

    妖王血,能夠將各種靈丹仙草的藥效放大十倍,多少人打破頭都想弄一滴,如此千載難逢的好機會,怎能錯過。

    這么一說,眾人群情激憤。

    喊著討伐妖王替天行道的口號,浩浩蕩蕩排著隊烏央烏央地出山門。

    陳溪以為她就是個很浪很作的人。

    想不到妖王浪起來,比她只多不少。

    “喂,你一個人打這么多行嗎?要不...咱還是跑吧。”

    陳溪看著密密麻麻的人腦殼疼。

    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,以多欺少,真.臭不要.臉?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十殿比陳溪話還少,但是意志堅定。

    她給的獎賞是如此誘人,放棄獎勵他就白活這上萬年了。

    “對面可是妖王!竟然來人界撒野,看我不——”

    咣當。

    說話的是某小宗門的掌門,叫陣的話還沒說完,就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身首異處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怎么死的?

    眾人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修為低的根本沒看到妖王是怎么出手的,璩雪之流也只看到妖王眼里兩道寒光,然后人就掛了。

    上來秒!

    眾人嘩然,不是說妖王剛突破九級,距離飛升還差點?

    要知道,死的那個,可是八級器修啊!

    一眼就把人看掛了?!

    “璩雪留下,不想死的,滾。”

    妖王沒張口,但他的聲音卻清晰地傳到在場所有人的腦中,有那懂行的明白了。

    這已經不是妖王了,這是妖神。

    唰唰跑了一半,藍獅駝著陳溪在空中冷眼看著。

    璩雪見盟友這么靠不住,心里罵腿也軟,嘴上卻要硬撐著。

    “大膽孽畜,你就不怕我殺了納蘭德行那老匹夫!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陳溪抽刀,璩雪見狀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個乳臭未干的黃毛丫頭也想跟我斗?有本事你別靠著妖王,單挑!”

    這是璩雪的毒計。

    她想引陳溪上鉤,然后挾制陳溪當人質,以此斥退妖王。

    璩雪看出來了。

    妖王這逼已經無敵,打是打不起,瞪一眼就能把人秒了...這是什么神仙臭不要臉的打法!

    陳溪合計了下,璩雪八級她七級還是開掛上來的,打未必能贏,正想懟回去,卻聽十殿用只有倆人能聽到的溫柔的聲音對她說。

    “打。”

    靠!不僅能腦波傳音,獸型還會說話!bug啊,開掛啊,不要臉啊!

    陳溪吐槽了兩句,便被他祭出的溫柔風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眼看著璩雪老妖婆子的臉越來越近,陳溪舉刀,璩雪陰森地笑。

    小毛丫頭不禁哄騙,幾句話就上鉤了,看她不滅了,滅——咦?

    她為毛動不了?

    璩雪被神秘的力量圈住,外人卻看不出來,等她意識到自己上當,想要大喊時,陳溪的刀已經近在咫尺了。

    只聽璩雪一聲慘叫倒在地上,陳溪回頭看十殿,它逆光而立,威風凜凜。

    讓你打,打就是了。

    打不贏,算他的!

    打贏了...嗯,算她的。

    溪溪好帥,溪溪最帥,不接受任何反駁。

    
全年六肖无错期期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