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都市言情 > 都市之仙帝重生 > 第342章 開門迎客
        突來的變故,直接嚇了卓偉一跳,就連見多識廣的皇甫友,也是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凌凡不為所動,反倒是輕笑一聲:“開門迎客,禮數倒是挺周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還開門迎客,這里面不會是大家伙吧?”皇甫友驚愕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外闖蕩這么多年,大鬼沒見幾次,小鬼倒是見的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起碼也得是厲鬼。”凌凡解釋一聲,邁步進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二人見狀,立即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畢竟凌凡是這里唯一能打的,不跟緊了可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恐怖電影的保命準則之一,那就是不能掉隊。

        祠堂不大,內部空間也就百平左右,且相當空曠,除了幾根承重柱外,幾乎沒有什么遮擋視線的東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奇怪的是,發生過這么多事情的祠堂,上方的牌位前卻是亮著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仔細一看,竟是一根根白色的蠟燭,密密麻麻,足有幾百之數,橫七豎八,不規則得叉著。

        凌凡的神識,早已覆蓋在外,幾乎是一眼看出了其中端倪。

        祠堂里別的沒有,唯有排位之上,蜷縮著一團黑中帶紅的能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并沒有直接出手,而是假裝看不到的樣子,淡然道:“阿偉,把蠟燭給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開什么玩笑,那里立著這么多靈牌,一看就不是好地方,還吹蠟燭,這不是要我命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卓偉哪里肯答應,還微微往后退了一步,那慫包模樣,看得凌凡有些無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凌凡也不惱,畢竟好友踏入修行之路不久,也沒接觸過什么奇特的東西,保持著凡人心態很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這次的主要目的,便是讓卓偉意識到自身的不同,為其將來鞏固道心做基礎。

        身為修者,畏懼是最不能出現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去,你現在可不是一般人,身軀陽氣之旺盛,哪怕是鬼物都會掂量一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這時的凌凡,沒有之前那么嚴厲,語氣反而還有些溫柔,細心勸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,我家可就我一個獨苗,要是折在這里,我父母怎么辦?”

        卓偉連連搖頭,甚至還搬出了自己那辛苦的父母,可謂無所不用其極。

        皇甫友也有些看不下去了,勸道:“凌兄弟,那靈牌可是人家十幾代的祖宗,這么多人,總有幾個例外成鬼的,咱還是不要亂動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對對對,那可都是古代先人,咱得尊重不是?”卓偉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,看向皇甫友滿是感激,越發順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后者笑了笑,微微擺手,示意不客氣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的動作,看得凌凡想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們來此的目的就是解決事情的,要是怕事的話,那還來干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凌凡沒想到,經過貓妖事件之后,皇甫友也有些學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換做是之前的他,此時可能已經把上方的靈牌拍了個遍,哪里會乖乖呆在后面,舉著相機和自拍桿晃晃悠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尊重還是省了吧,寄居在靈牌里的善靈,如今全被吃光了,你們不要有心理負擔。”凌凡無奈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二人皆是一愣,心底更是有些發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我親自動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凡搖搖頭,有些不耐,一指點出,祠堂內頓時卷起一股狂風,席卷向前方的蠟燭,將其盡數熄滅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的光亮,就此消失,祠堂之內頓時變得漆黑一片,伸手不見五指,唯有皇甫友手上的電子設備,散發著微微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擦,你把蠟燭都熄了,皇甫老哥還拍個啥?”卓偉嘴上吐槽,實則心中卻是在怪凌凡,熄掉了那能讓他安心的光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修習無名拳法幾個月,加上凌凡的藥材調理,如今五感已經異于常人,即便是黑暗環境之中,也可以勉強視物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見歸看見,心中的害怕,還是絲毫不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時,一陣陰風,漸漸吹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與凌凡點出的勁風不同,這股陰風,非常細柔,像是女子撫摸一般,傳過三人的臉頰,帶來絲絲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靈牌上的黑影,終于有所變化,開始慢慢膨脹,化為一個男子,落在三人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子身著古袍,頂上梳冠,雙手一前一后,負于腰背前后,一副儒雅模樣。

        若非那透明虛無的小腿,任誰都會以為這是一個剛拍完戲的小生,斷然不會聯想到鬼物之流。

        卓偉已經看呆了,張著嘴巴,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    皇甫友也是無比驚愕,但多年養成的職業素養,讓他下意識得舉起了相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幾位,我請你們進來做客,你們反而熄我香火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書生微微皺眉,語氣卻是十分客氣。

        鬼物不能吃飯,除了吸取陰氣之外,便只有吃人間的香火供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踢人飯碗,哪怕是脾氣再好的人都會生氣,何況是鬼的呢?

        但這書生卻只是微微皺眉,讓凌凡有些意外,嘴上卻毫不留情道:“新鮮的血食上門,你還吃那些香火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血食雖好,也得有福享受不是?早在外面我就看出你修為不凡,并不想和你為敵,所以開門請你進來一談,若是能消除誤會,那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書生面帶笑容,聲音空靈,雖然是在慢慢張嘴,但卓偉幾人卻驚奇得發現,聲音是直接傳入他們的腦海,而不是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跟你素昧平生,無冤無仇,何來的誤會?”凌凡來了些許興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你身上有金光護體,想來是正道之人,應該是為前幾天失蹤的人而來。”書生看著凌凡,胸有成竹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卓偉和皇甫友聽到,卻是臉色微變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書生鬼連人失蹤都知道,恐怕不是簡單貨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凌凡卻是鎮定自若,淡淡道:“是,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何出此言?那兩個游客如今正被困在靈臺之下,你若是要救他們,直接帶走就好,只希望你不要擾我清凈。”書生一時沒聽懂,但多年的歲月沉浮,還是讓他放出了底牌。

        凌凡卻是踏出一步,身上有些許金光涌現:“失蹤之人,只是附帶而已,我來此的真正目的,還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來你是不打算善了了?”書生竟是絲毫不懼,說話的語氣一成不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殺過多少人,我不清楚,但你肚子里還未完全消化的祠堂善靈,卻瞞不過我的眼睛,若非這些祠堂之靈苦苦掙扎,讓你難以消化,恐怕靈臺下那兩個游客早就被你吃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凡面帶冷笑,早已看穿一切。


全年六肖无错期期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