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歷史軍事 > 躍馬大明 > 第418章 兩條路
    “長青,皇爺這次其實也……也拿出了很大的誠意。皇爺這次并沒有要求你完全剿滅流賊,只是拿下西京……而且,若你能拿下西京,封侯的時候,必定會是個上等候,世襲罔替……”
    見徐長青態度和緩,王承恩忙尬笑著解釋。
    看著賣力的王承恩,徐長青并未多說什么,只是笑笑。
    到此時,對這些東西徐長青也有了一些了解。
    國朝這二百七十多年了,除了太祖爺開國時祖上的流傳,包括天家的外戚,能憑功績封侯者,寥落零星。
    而候與候之間也有很大差距。
    比如外戚的候,那基本都是花架子,有的甚至不能傳給兒子,就算能傳給兒子的,也基本都是遞減的,上一代是候,下一代就是伯,這多半還是看在太后的面子上。
    崇禎皇帝此時把話說的這么直白了,相比之前,倒是真表露出不少誠意。
    然而,徐長青的心思根本就不在這里,等王承恩說完,笑著看向這老太監道:“王公,封侯之事暫且不著急,咱們還是先看看眼前吧。現在,我大軍面臨兩個選擇,不知王公以為,走哪條路合適?”
    徐長青指向了地圖,又用朱砂在地圖上從開封畫出了兩道紅線。
    “這,這個……”
    王承恩傻眼了。
    他不過就是個中人之姿的老太監,憨厚加上運氣好,才走到了今天的位置,又哪里懂什么軍事?
    而且,此役實在是太大了!
    王承恩就算用屁股想,也能知道,如果選錯了,真出了問題,那該是何等恐怖的事情。
    毫不夸張的說,大明的國祚,都要因此崩塌,他怎敢輕易多話?
    看王承恩磨磨唧唧的,就是不敢表態,徐長青一笑,也不再為難他,“王公,這事兒,長青也有些糾結。既然難做決定,那咱們便先開軍議,聽聽大家的意見吧。”
    “額,這個好,這個好,眾人拾柴火焰高嘛,聽聽大家的意見,再做決斷,肯定會穩妥許多。”
    王承恩忙小心擦了把額頭上的冷汗,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。
    這時,他也明白,再來打擾徐長青的思慮,就真的過了。
    不多時,軍議召開,各人紛紛發表意見。
    對于洛南和潼關這兩條路,到底走哪條,這些天在路上時,模范軍眾將便是有著諸多討論。
    因為模范軍大本營就在海邊,幾乎人人精熟水性,此時又正值盛夏,洛南這一段,在此時洛水也不是太過湍急,所以,大部分將領,都贊成走洛南這一線。
    畢竟,洛南一線,不管從哪個角度來考慮,都是模范軍占據優勢。
    就算流民軍有埋伏,玩水戰,他們怎可能是模范軍的對手?
    王承恩也是聽的連連點頭,越想越覺得走洛南穩妥,幾乎就要忍不住出聲贊成。
    主張走洛南一線的將領們,也開始興奮起來,大勝訴說著他們的戰略謀劃。
    唯有李巖,笑而不語。
    他此時已經洞悉了徐長青的選擇!
    果然。
    片刻后,徐長青拍案,整個帳內迅速安靜下來,全都是看向了徐長青。
    徐長青淡淡道:“洛水一線,作為佯攻,主力走潼關一線!爾等各部,盡快準備,明日起,加快行軍速度!”
    “額,是……”
    眾將都有些懵,沒想到徐長青居然會做出這種選擇。
    趙增金仰仗與徐長青親近,忙道:“大帥,為何,為何要走潼關……這,這不是浪費力氣,也咱們的優勢嗎?”
    “呵。”
    徐長青冷笑一聲,“自己想!什么時候想明白了再來找我!”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    趙增金頓時蔫了,許多將領們一時也是摸不到頭腦。
    紅娘子也是緊咬著紅唇,一時摸不透徐長青的用意,穆的,她忽然看到盡在掌控的李巖,一下子捕捉到了什么。
    片刻,她已經想明白過來,心中不由連連感嘆,“妙啊,實在是妙啊!大帥這腦子,真的是……”
    徐長青很快離去,帳內只剩下懵逼的眾將,還在懵逼狀態中走不出來,李巖則是笑瞇瞇的喝著茶,代徐長青掌控全局。
    看著似是人畜無害般的李巖,紅娘子的俏臉卻很快變的復雜起來。
    與李巖剛在一起的時候,他們轟轟烈烈,一直被民間傳為佳話,紅娘子也非常的以此為榮,畢竟,她出身卑微,卻是找了個舉人老爺。
    哪怕李巖重情義,并未休妻,她卻也算是平妻,并且在李巖的原配的忍讓下,處處都占據主動。
    然而,人生風景在游走……
    隨著時間的流逝,她們夫妻都被徐長青收入麾下,并且擔任要職,很多東西,很多矛盾,也開始由滋生,到生長,然后再到爆發……
    李巖是軍師,位高權重,每日幾乎忙的腳不沾地。
    紅娘子卻是也是一千總之統領,此時更是位列游擊軍職,是此時大明除了秦良玉以外的第二員實權派女將,平日里大多數時間也都呆在軍營,兩口子幾乎就沒有什么交流的時間。
    尤其是不斷積累之下,兩人的人生觀、價值觀,也開始產生了偏移,不經意間,兩人已經冷戰數月了,而在每個孤獨的深夜里,紅娘子睡不著的時候,總是會時不時的就拿李巖和徐長青做比較……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    看著淡定自若的李巖,紅娘子忽然幽幽嘆息一聲,垂下了目光。
    這種日子,和已經分手,又有什么分別呢?
    這到底何時才是個頭啊。
    可不論是她還是李巖,都不可能放棄眼下的事業的……
    ……
    確定了行軍路線,接下來模范軍的動作更加迅速。
    與此同時,徐長青也與王承恩一起,不斷催促朝廷,加大盡快糧餉供應力度。
    模范軍此時雖是攜帶了足以支撐三個月的糧草,但路上就要用去一月多,而此戰,極大可能是以僵持戰為主,徐長青非常明白,這遠遠不夠!
    之所以選擇走潼關而不走洛水,其實道理也非常簡單。
    模范軍這么多將領,都想要走洛水,流民軍又豈能想不到?必定是在洛南區域準備周全!
    反之,潼關是天險,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,就算流民軍又準備,卻也不會太過分。
    圣人曰:“兵者,詭道也!”
    凡事都被敵人看穿了,這仗還怎么打?
    當然,最關鍵的核心,是徐長青也要僵持,洛水那邊,哪有這種由頭?
    尤其是一旦選擇洛水,注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刺刀見紅,玩命,后勤還跟不上。
    而潼關究竟離山西更近,雖有黃河經過,但周圍大部分區域,依然控制在朝廷手中,走潼關一線,可以確保山西的糧草能在最短時間內,送到模范軍的陣中。
    不管朝廷的回復如何天花亂墜,徐長青卻只認一點,只有吃進嘴里的肉,才是好肉!
    ……
    眨眼,已經進入了八月,陰雨連綿之下,天氣迅速冷下來。
    西京,秦王府。
    此時已經成為了大順國皇帝李自成的寢宮。
    氣勢恢宏的大殿內,李自成、劉宗敏、宋獻策、牛金星、劉芳亮、高一功、袁宗第等諸多流民軍核心,正在議事。
    “怎么樣,諸位愛卿,徐長青今天可有什么動作?”
    李自成一身明黃色龍袍,意氣風發的坐在簡易版的龍椅上,看向他底下一個個志得意滿的臣子。
    已經升任為權將軍、并且被冊封為汝候的劉宗敏笑道:“皇爺,不出咱們預料,徐長青這廝正在盧氏大力搜羅船只,并且糾結了不少工匠,制造戰船,咱們的探子剛剛回報,他們已經糾結了上萬艘船,不出意外的話,至多八月中,他們就會進入咱們秦川腹地了。”
    “哦?”
    “速度倒還挺快的喲。”
    李自成眉頭微皺,也有些吃驚徐長青搜羅建造船只的速度,他當年,為了過黃河,差點沒愁白了頭。
    “黃虎,不對,汝候,咱們的兒郎們準備的如何了?”
    畢竟是剛剛搭起班子來,黃袍加身,一時間,李自成還是有些不適應當皇爺的規矩。
    好在都是老弟兄,也沒人在意。
    劉宗敏笑道:“皇爺您放心,早就準備周全!徐長青不來也就罷了,只要敢來,呵呵,額保證,讓他娃好好明白明白!”
    周圍眾人頓時露出了笑聲,他們儼然也等待這個時機良久了!
    此時,流民軍主力基本上把大明內部的能戰之軍都滅的差不多了,只要再滅了徐長青,那,他們的大業就真的穩了,必可直逼京師,直搗黃龍,從而完成那不世之功!
    流民軍此時勢力龐大,卻是處在守勢,不僅可以安穩的消化秦川之地,更是暗自收到了不少京城方面的試探,徐長青現在又沒動,他們也不著急,開完了例會便是散去。
    劉宗敏眾人這些時日在西京,都是搜羅了不少嬌妻美妾,也不愿意在這邊多呆,很快便是回去享用了。
    而李自成雖是已經登基,也收了幾個原來秦王府的宮女做妃子,但他卻不是享樂的人,眾人走后,他獨自來到了地圖前,仔細研究。
    若論心志,論堅毅,包括自律,哪怕在華國這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,李自成絕對也能榜上有名。
    這也是他能成功,走到今天的一大核心要素。
    不過,一切雖是都看著很好,可天生敏銳的直覺,卻是讓李自成感覺,隱隱有著哪里不對勁!
    這是一種只可意會,而決不可言傳的感覺!
    正是這種感覺,讓李自成逃過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機。
    他對他的這個感覺也是極為信賴。
    “哎,到底是哪里不對勁呢?”
    李自成喃喃自語,一時卻實在找不出來。
    他們的探子已經打探的很清楚,在盧氏縣附近,徐長青圈起了一大塊地已經五六天,里面旗幟之類都非常規整,差不多三四萬人,這也非常符合徐長青的底氣。
    其他的防守、巡邏之類,也沒有破綻。
    從各方面看,都不像是有什么差池的模樣。
    可,李自成就是感覺,肯定是有不對勁,一時卻就是找不出來。
    想了半天,李自成再次嘆息一聲,也不再多想,喃喃道:“明天早上,還是派人再去看一眼吧,不看看總歸不讓人放心……”
全年六肖无错期期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