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女頻頻道 > 快穿之誰要和你虐戀情深 > 第390章 隱瞞
    “是什么讓你覺得殺了我的人之后能夠輕易獲得我的諒解?”

    這句話寧歡說得輕極了,然而,隨之而來的攻擊卻讓所有人都震驚了。

    就見高空中甩來兩條綠色的光帶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分別卷住了江薇和江定,然后同時化作實體。

    區別只是,江薇身上綠光大量,整個成了一個大光團,被寧歡丟到了睚眥懷里。

    至于江定,只看他跟被妖精吸了精氣一樣的萎靡模樣,就知道是什么待遇。

    睚眥下意識抱住江薇,又很快就發現了不對,轉頭對著寧歡驚疑不定道:“你對小薇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之前看江薇成了一個光繭他還沒有多想,然而這會,他才發現這個光繭居然是有實體的。

    寧歡摸了摸下巴,“看來江薇身上的問題很多很嚴重啊,居然形成了實體光繭。”

    光帶實體化和光繭都是在上個世界進化出來的能力,前者使得光帶有了攻擊控敵之力,后者則更進一步完善了治療能力。

    原本,寧歡對于一些先天性的疾病——比如輸卵管堵塞、先天性腦癱、先天性神經缺陷、先天性心臟病這類疾病是沒有辦法的。畢竟她的治療能力本質是修復人體的損傷,而不是損傷的病癥,自然是無從下手。

    但是光繭不一樣,那就如同是基因進化液,能夠對人體進行洗髓伐筋,使之有脫胎換骨的變化。在自主發現人體暗藏的問題之后光繭就會對之進行根本性的治療。

    寧歡以前也治過一些先天性的遺傳病,但像江薇這般厚實的光繭,說實話還是頭一回看到。

    睚眥緊皺著眉頭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的這個能力的名字叫蛻變,顧名思義,能讓人脫胎換骨,令沉疴痼疾成為過去。而光繭越厚,便說明進行蛻變的人體內問題越大。”寧歡搖了搖頭道:“若是沒有低溫冷凍處理,江薇當時該是要死了吧?”

    睚眥渾渾噩噩地點頭,顧不上其他,一臉迫不及待地問道:“你說你能將小薇治好?凍傷的肢體也不用截肢?”

    寧歡點頭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這個聲音卻是來自于一旁已經奄奄一息的江定,他滿臉憎惡道:“那個骯臟的女人,憑什么能夠活下來?她就應該去死!”

    睚眥的目光一暗,轉頭看向寧歡道:“若是可以的話,能夠暫時留江定一條命嗎?我想讓小薇醒過來能夠見到這個弟弟。”

    他才不愿意因為江定讓小薇誤會他,所以最好是把話都說清楚。

    寧歡可有可無地答應了。

    然后,眾人就在一旁等著江薇進行蛻變——這個能力好用是好用,唯一不方便的是只能對單體釋放,并且需要的時間有點長。

    “之前忘了問,月難會在什么時候到來?”寧歡對著其他主宰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說。”朱雀苦笑著道:“這取決于銀呂而不是我們,不過每次月難之前,我們這些主宰多多少少都會有感應。”

    寧歡點了點頭,注意到一旁的危恒有些反常的沉默,不由奇怪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聞言,朱雀不由笑道:“他跟你一樣,其實也沒有經歷過月難。”

    見寧歡挑眉,她道:“這是真的,想想他的年紀就知道了。不過他是在月難之后精神力徹底爆發,從而成為主宰的。”

    “月難之后?”寧歡覺得這個時間有些微妙。

    “我的父母和姐姐姐夫死在了月難中。”出乎意料的是,危恒主動開口道:“白虎區原來不叫白虎區,而是叫螣蛇區,可惜那位螣蛇主宰實力不足,最后關頭不得不放棄了所有成人,將所有精神力都用來庇護幼童,我和米露都是因此活了下來。不過螣蛇主宰自那次月難之后精神力大損,拖了兩年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他補充道:“我因為在月難之后精神力爆發,第一時間就被螣蛇主宰發現了。他雖然沒活上幾年,但當初我之所以能保住父母和姐姐留下來的家產,多少都有他的幫助。也是他告訴了我關于主宰的事,一點一點將自己的經驗傳授給我,還引導我將月難后幾個潰敗的區整合成了白虎區。”

    寧歡摸了摸下巴,“現如今的主宰數量是不是算少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但是現如今的主宰平均實力卻比往期強上許多。”朱雀道:“所以你不用害怕。”

    我沒有害怕。

    寧歡囧了囧。

    朱雀看了她的反應,心下搖頭道:等你真經歷了月難,就知道那并不是說不害怕就不害怕的事。

    一天的時間一晃而過,一種主宰正討論著月難的事,一旁突然傳來咔嚓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這是怎么了?”睚眥巴望著光繭上的裂縫,一臉緊張地問道。

    寧歡道:“放心,這是蛻變要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她的話音剛落,光繭上的裂縫就越來越多,最后化作光斑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而出現在原地的,則是面色紅潤,一點也看不出之前那般垂死之態的江薇。

    “小薇!”睚眥像是哈巴狗一樣,高興地撲了過去。

    原本面色平淡的江薇臉上一下子便綻放出了柔和的笑容,溫柔回抱住丈夫道:“好久不見,海鷗。”

    夫妻倆很是溫存了一番才分了開來。

    然后,江薇的目光就落到了江定身上,然而出乎意料的是,那目光就如同蜻蜓點水,很快便移開了。

    事實上,雖然處于冰凍中,江薇并不是一點感知都沒有,對于外界發生的事,她不說全部,但也能知道七八分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海鷗,一直以來隱瞞了你一件非常重要的事。”她并沒有理會江定,而是轉頭看向了睚眥。

    睚眥一臉懵逼,那模樣,竟是有幾分單純,很難讓人和大名鼎鼎的睚眥主宰聯系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許久他才回過神來道:“沒關系的,小薇想要隱瞞我的事,一定有你要隱瞞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窮奇忍不住嘖了一聲,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態。

    江薇又笑了,眼睛里的光又暖又亮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認為是我好騙善良才會相信我親生父母,還對江定疼愛有加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事實上,并不是如此。”
全年六肖无错期期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