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歷史軍事 > 特種歲月 > 第581章 排雷教官羅興(繼續為說書老哥白銀盟和盟主懶貓MM加更)
    莊嚴一下子沒明白,說:“啊?”

    他第一個念頭是,會不會是排雷隊發揚艱苦樸素傳統,在這里也養上豬了?

    從前在八連,自己也差點被送去養豬了。

    部隊養豬多數吃的就是食堂里的剩菜剩飯泔水,所以每個連隊的飯菜吃不掉都絕對不會浪費。

    “喂豬?”他問。

    莊嚴并不知道實情。

    因為當時許漢源訓孫鴻漸的時候,他離得遠,沒聽見。

    炊事班長姓梁,是個第三年兵,中士。

    他搖搖頭,聲音有些低,說:“給人吃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給人……”莊嚴拿著筷子,半天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他剛問清楚些,可是臉色陰郁的梁班長起身抱著自己的飯盆走了。

    這是干嘛?

    給人吃的?

    有人會吃這個?

    難道跟自己大隊一樣,也是進行某些饑餓訓練之類?

    好奇心大盛的莊嚴,拿著飯盆悄悄走到炊事班的棚子旁一看。

    隔著不遠,看到梁班長將剩下的飯菜統統分開倒在兩個大戰備盆里。

    午飯吃完,莊嚴心里的謎就解開了。

    此時他才明白,營地旁圍著的那一隊村民到底是干啥來了。

    他們排著隊來到炊事班做飯的棚架外,從自己的背簍里拿出搪瓷盤,捧到梁班長面前。

    莊嚴站在野戰帳篷后面,悄悄地,靜靜地看著。

    看著看著,沒由來地心里一酸……

    對于一個出生在城市里的干部子女,如果不來當兵,莊嚴是真的沒想到會有這么窮的地方。

    倒不是說莊嚴老家的濱海市沒有窮的地區,只是……

    是真的沒見過窮到地步……

    這就是南方沿海城市和內陸落后地區,尤其是麻縣這種貧困地區的區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如果只是別人口述,也許會對莊嚴的震撼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可是當莊嚴親眼看到這一幕,他的腦子里如同被人塞進了一顆手榴彈,咣一下炸成了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殘疾加上貧窮,還有什么比這更能令人心酸的?

    他突然有寫明白,這些排雷官兵為什么愿意,為什么情愿在這種惡劣而且隨時會喪命或殘疾的地方冒死排雷,為什么愿意拿著幾十塊津貼和幾百的工資拼命。

    意義。

    當你出生成人,當你走過了短暫而漫長的生命旅途,當你老了躺在床上不能動的時候,當你知道自己的大限已到,即將撒手人寰的時候,很多人都會情不自禁地問問自己。

    我的這一輩子有沒有意義?

    做有意義的事,正如你年輕的時候,你有能力的時候,你可以幫助別人。

    那種不求回報,僅僅單純地想要別人過得好,過得幸福的努力和拼命,是最有含金量的。

    這一輩子,我沒有白活,我幫助過很多人,我的人生很有意義。

    那么,你可以坦然地、微笑地合上雙眼,哪怕去到閻王殿前,你也敢跟閻王爺拍桌子,說老子是個好人,我可以不下油鍋!

    其實上面這句話,是莊嚴的排爆排雷科目教官,一班長羅興說的。

    羅興第四年兵,據說要轉志愿兵了。

    他是個典型的北方漢子,身上有股子大大咧咧的俠客豪氣,說話跟打雷一樣響亮,很難想象這么粗的一個爺們居然成了需要極其心細和耐心的排雷手。

    羅興手下的一個班的兵都成了他的兄弟,彼此之間以老幾相稱呼,班長是老大,副班長老二,其他的兵按照歲數大小排下去,頗有些草莽氣質。

    部隊其實不允許這些,但擋不住兵私底下愿意。

    為這事,羅興其實挨過批評。

    可是一轉身,該干嘛還是干嘛。

    由于羅興的排雷業務水準在全大隊的兵里都排得上號,而且一班的管理有聲有色,并沒有任何的副作用,因此指導員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當沒看到算了。

    就這么一個兵,第一天就給莊嚴這些特種兵們來個下馬威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們都是特種兵,很厲害的人,但是在邊境雷場,我說了算,我可不管你多厲害,走進雷場,我就是老大!但,你們就是我的兄弟!我會照顧好你們!保證讓你們完完整整進來,完完整整出去。”

    呵!

    你看,老大的氣概又來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是排雷嗎?其實就是你學會一種手段,和死神較勁,你贏了,就可以光明正大朝他臉上吐口水,說去你媽的!狗娘養的死神你算個屌!如果輸了,你就割條腿,或者胳膊,往他面前一放,說咱們再來!”

    豪氣干云,說得隊里的特種兵們一個個心里發笑。

    這個排雷的工兵,比大隊長張輝和分隊長韓閻王都牛氣。

    牛氣這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開始訓練的第一天,莊嚴就在“老大”羅興的面前吃了癟。

    由于“獵人”分隊的隊員都接受過排雷的基礎訓練,來這里只是“進階”,算是升級和實操。

    所以,第一天首先進行的就是詭雷的講解和訓練。

    “老大”羅興出的是這樣一道題——反彈顆地雷下面埋設了一顆拉發雷,旁邊又設置了3顆絆發雷。

    莊嚴當時負責實操排除,雷是真的,但是裝藥和起爆裝置都拆了,但是埋在地上跟真的也是一樣一樣的,無任何的差別。

    莊嚴實操的時候,只發現了3顆的絆發雷,卻沒想到在巨大的反坦克地雷下面居然還留了一手,多了一顆拉發雷。

    當莊嚴以為自己很能耐,將三顆絆發雷的保險用小鐵絲代替,插好之后喜滋滋地拿起那顆談反坦克雷的時候,感到反坦克雷底下似乎傳來微微的一聲輕響。

    然后就看到“老大”沖上來,朝自己咆哮。

    “莊嚴,如果剛才是在雷場上,你已經死了!死得很難看!我說過,排任何一顆地雷的時候,首先都要假想它是一顆詭雷,然后要確保整個彈體都經過你的檢視,絕對沒有任何紕漏才可以進行拆除。”

    莊嚴很懊惱,剛才檢查了四周,沒想到地下還有一根頭發絲小的鋼絲鏈接著一顆埋在土里的拉發雷。

    狗日的,這詭雷太隱蔽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眼睛瞎了?只看上面不看下面?”

    “老大”很生氣,后果很嚴重。

    “去!背著你的背囊,到營地門口的那口魚塘邊,圍著爬三圈!爬!是爬!不是跑!我知道你們特種兵很能跑,所以給我爬!你放心,那里絕對沒雷,我檢查過了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說書人老哥說讓我別有壓力,首先要注重質量。

    我這里承諾,質量一定有保證。

    第三更了,第四更在路上,咱們繼續,不要停!
全年六肖无错期期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