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都市言情 > 神級奶爸 >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事了拂衣去
    “五天王救我!”
    “天王救命啊!”
    很多五天王的手下紛紛驚吼出聲。
    然而五天王是有苦說不出,你們還能飛,一邊飛一邊求救,老子也行動都不可能,還特么讓老子救你?
    時間仿佛變得緩慢。
    在五天王眼中,天地消失了。
    似乎只有前面那一柄切割空間的劍。
    像是飛機拉線,只是這把劍掃過之后,留下的是一片被切割透的空間。
    里面漆黑的虛空,充滿了暴躁的能量和亂流。
    五天王很清楚,那被切破了的空間,比劍芒還要凌厲,若是深陷其中,可能分分秒就要被絞殺。
    “他們要逃了。”
    沐雪看著五天王諸多手下。
    “小不點怎么樣?”
    張漢問道。
    “還好,上次我們逃的時候,它有些累到了。”紫妍回答道。
    “那沒什么事,讓它出來活動活動吧。”
    張漢笑道。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    紫妍輕點額頭,意念溝通小不點。
    “咕嘰。”
    嗖!
    小不點化作一道流光,還是小企鵝的樣子,看到萌萌,大黑,小黑。
    “咕嘰?”
    它開心了,乎乎的扇著翅膀:“咕嘰咕嘰。”
    看精氣神還不錯的樣子。
    “去活動活動吧。”
    紫妍對上方示意。
    小不點瞬間變身。
    一個龐然大物橫現虛空。
    它盯著上空數以萬計逃離的人群,陷入了沉思。
    五秒鐘后!
    “咕!”
    “咕!”
    它叫了兩聲,聲音空靈,它的雙翼,尾巴,包括雙眼都綻放著一抹藍光。
    嘩啦啦!
    那些即將逃離的人,上空突然出現了一層烏云。
    上古咒術!
    小不點施展了出來。
    想要逃入高空的人,仿佛遭到了一股推力。
    上去便被黑云壓制,推了下來。
    他們頓時轉換方向,奔著地面而逃。
    驀然發覺,下方也有一層黑云。
    他們被夾在了中間?
    看著越來越近,并且越來越劇烈的劍芒。
    他們慌了。
    “不要這樣,放我出去!”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
    “五天王快動手啊!”
    有不少人催促五天王。
    你這個隊伍中的老大,傻愣什么呢?
    “閉嘴!”
    五天王努力,厲喝一聲,他催動全身修為。
    他掙扎著,能感受到,四周的空間封鎖能量在降低。
    “只要再低一點,我就能逃出去!”
    五天王瘋狂催動秘術,防御寶物,破結界的靈寶。
    轟隆!
    終于,空間震蕩攔不住他。
    千鈞一發之際。
    他逃了出來!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
    狂喜的笑聲剛剛蕩漾。
    呲溜!
    那一把劍仿佛劃破了虛空,轉瞬即逝,來到了五天王面前。
    蓄力已久的七星劍。
    瞬時間劃過。
    沒有直擊五天王。
    它所切割的空間,于五天王腳下,開始覆蓋全身。
    五天王懵了。
    感覺肉身不斷被空間撕扯,似乎堅持不了幾秒。
    “啊!”
    他心有不甘,怒吼著,但兩秒鐘后,他呆呆的看著張漢:
    “你是誰?你到底是誰?”
    張漢微微搖頭,并沒有理會。
    “呵呵呵。”
    五天王發出凄涼之笑:“天狼圣山,不會放過你的,以我之命,戰亂將起......”
    滋啦!
    五天王被黑暗吞噬。
    一位天狼圣山的強者,就這樣隕落了。
    “五、五天王死了。”
    諸多五天王的手下臉色慘白。
    “我不甘心啊!”
    各種咆哮聲中,七星劍,在大半個戰場,切割而過。
    那一道漆黑的空間裂痕,吞噬了數以萬計的敵人。
    嗖!
    這一劍風采無雙,也是張漢體內全部的能量。
    “厲害啊,厲害的手段。”李山贊揚道:“一如既往的猛。”
    “清理戰場吧。”
    張漢輕笑。
    李山揮一揮說,派出自己的手下,開始對最后的余孽進行清繳。
    “倒是給我介紹下啊。”李山催促道。
    目光掃過紫妍,也有一抹驚艷。
    “我妻子紫妍。”
    張漢笑了笑:“這位是李山,當初云影天八大長老之一,我們關系很不錯。”
    “李長老好。”紫妍微笑著打招呼。
    “弟妹好。”李山大笑:“雖然我們曾經,就是帶過寒陽,但這小子太妖孽了,他很厲害,不過從始至終我們就是兄弟那種關系,所以就叫一聲弟妹,這是見面禮。”
    李山又拿出幾種七階靈寶。
    其實他也沒有太多寶物,但此時拿出來也不心疼。
    “謝謝李長老。”
    紫妍眨著美麗的大眼睛,看了眼張漢,收下寶物。
    “別客氣。”
    李山笑道:“我們曾經都猜測,什么樣的女子,才能讓寒陽傾心,今日一見,明白了,寒陽好福氣,娶了個如花似玉的妻子。”
    “李長老過獎了。”
    “這里處理完了,那我們先走?快些去一趟幻海府。”李山說完神色微凝,搖頭:“不行,上面也有一些飛船逃走,他們會很快通知天狼圣山消息,你們要回去,我們在海奧星界邊緣,來時路過的清溪星域等寧掌門他們。”
    “這件事很麻煩嗎?”張漢問道。
    “的確有些麻煩。”
    他們說話也不會藏著掖著,李山點點頭說:“五天王也是天狼圣山的最高層之一,他死了,事關重大,不過掌教也會保住我們,無非就是增加幾百年的時限,等你羽翼豐滿,這些時間也就是個笑話罷了。”
    李長老無所謂的說道。
    “行,那就聽你的。”張漢說道。
    “要回家啦?”
    說這幾個字,紫妍的嘴上揚了好幾分弧度,高興的樣子任誰都能看得出來。
    “回家。”
    張漢笑了。
    “那些人也要帶著一起嗎?”萌萌好奇的指了指遠處的人:“媽媽,他們都是你的子民啊。”
    面對這個問題,紫妍沉吟了下,她看了眼張漢,又看了眼李長老。
    兩人的默契依舊十足,張漢懂紫妍的想法。
    他和李長老說:“既然我來了,紫月帝國也不需要了,李長老,稍后一些忠心給我妻子做事情的人,你來安排在幻海府修行吧。”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李山說道:“人少的話,我直接安排內門弟子,如果全都去,那得從外門開始了。”
    他雖有話語權,但也不是一手遮天,而且在幻海府,寧掌門和八大長老是一伙,也有另外一伙人限制他們。
    這是掌教的權衡之術。
    戰場漸漸的沒了敵人。
    宇宙虛空,也平靜下來。
    五天王損失了一些飛船,也有不少找機會逃離了。
    對此,飛船中的人驚的不行:
    “五天王死了。”
    “天啊,這真是個讓人絕望的消息,快稟報宗門。”
    “幻海府的李山長老對五天王出手,他太狠辣了。”
    “難道幻海府要掀起海奧星界大戰?”
    事關重大,飛船內的天狼圣山弟子,完全知曉事情所代表的含義。
    可能兩大超然勢力,要進行一場碰撞了。
    在他們離開后。
    紫月帝國的人漸漸聚攏。
    成群結隊的站在四周,圍成了一個大圈。
    “月皇!”
    “恭賀月皇。”
    有人開始歡呼了。
    這是勝利的喜悅。
    也有不少人面色羞愧,剛剛他們逼宮可是沒少說話。
    尤其是高層中人,此時連話都說不出口。
    “月皇。”
    張漢笑呵呵的在紫妍耳邊說了句。
    那股陽剛之氣,給紫妍沖擊的呼吸緊促。
    都好久沒有靠在他的胸膛了。
    而且......
    耳朵被吹的有點癢,紫妍的內心,也頗為柔軟。
    但現在也不是有情調的時候。
    她看了張漢一眼,抿嘴一笑。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    張漢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    紫妍身穿一襲晶白色長裙,向前走了幾步,她環視四周。
    長達兩年的紫月帝國,這些又后加入的勢力,也有一開始打江山的人。
    “我們安全了。”
    第一句話,觸動人心。
    逃亡一年,如今終于安全,劫后余生,總是讓人欣喜。
    “我老公來接我了。”
    紫妍的第二句話,很果斷干脆:“所以,紫月帝國,嗯......我宣布,紫月帝國,今天解散,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,在這里,我祝大家以后前程似錦。”
    她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好聽,隨著她的顏值,氣場達到巔峰。
    場上靜了下來。
    寂靜中,有人忍不住說:
    “月皇,我們可以和你一起走啊!”
    “紫月帝國,也可以在其他的星界。”
    “......”
    面對愈演愈烈的話語聲,紫妍輕抿紅唇,她微微搖頭:
    “接下來,我會點出一批人,加入幻海府內門,你們其他人,也可以加入外門,和其他的弟子一起進行內門考核。”
    “柯戰。”
    “在。”柯戰神色復雜,深吸口氣,向前走來。
    他知道月皇的打算不會改變。
    倒是......能進入幻海府的內門,也是一場天大的機緣了。
    “姜焰。”
    “在。”
    “魯樂心。”
    “烏正與。”
    “......”
    紫妍點了數十個名字。
    都是一些高層和少數中層,他們也是忠心手下。
    至于那些方才‘逼宮’的。哪怕高層,紫妍也沒有說。
    孩娘可不是個圣母,甚至有時候也會記仇的。
    “接下來我點一批名單,原因你們自己知道,你們無法加入內門,也無法加入外門,我會給你們留下幾艘飛船。”
    紫妍又說了一批名單。
    在招數。
    被點名的人,無一作聲。
    有的后悔,有的也不服氣,但他們可不敢說話,連五天王都被弄死了,他們這點實力,還不是人家一念之間。
    這批名單過后。
    紫妍說道:
    “還有很多人,我就不說了,你們可以跟著隊伍加入外門,誰都不想死,我知道,但之前我若交出鯤,大家會死的更快,你們的逼宮,我可還記得清楚,不過現在不重要了,紫月帝國解散,大家也可以找好準備離開的隊伍了。”
    說完紫妍走回張漢身旁,很傲嬌的挽住了他的胳膊。
    方才是女王模樣,現在小鳥依人。
    看的眾人感慨萬千。
    “看到月皇幸福,我等也甚是高興。”柯戰拱了拱手,笑道:“不知以后還能否有機會見到月皇。”
    “會有機會的。”紫妍給出了肯定的答復,但隨即,她便對張漢輕聲打趣:“不過想要見我,得先問問我老公,他萬一吃醋了,怎么辦?”
    張漢啞然失笑。
    摟著紫妍的腰肢,并沒有說什么。
    “咳,我說一句。”
    李山輕咳了聲,對說下揮揮手道:“記錄他們的信息,安排進入內門,你們幾十個人,每個人我再多給三十個名額,你們可以帶人一同加入內門,具體注意事情和安排會有人通知你們。”
    “我們走?”
    李山說完看向張漢。
    “嗯,走。”
    數十人乘坐飛行器,升入空中,緩緩消失在視野中。
    他們的月皇,離開了。
    但卻給他們留下來更大的舞臺和希望。
    幻海府,海奧星界的頂級宗門,以前想都不敢想啊。
    “內門弟子上這邊來錄身份信息。”
    “要加入的外門弟子,在右面那邊地方集合。”
    “你們幾十個人,趕緊走吧,別再這里礙眼。”
    “......”
    李山的手下在這邊安排起來。
    五天王被殺。
    這個消息,也很快稟報回天狼圣山。
    由幻海府李山長老親自帶隊出手。
    一時間,天狼圣山的高層大怒,開始質問幻海府。
    于是當李山來到信號覆蓋地域。
    通訊器中已經有不少留言消息。
    他沒有看,而是聯系起寧掌門,如今幻海府的寧長老。
    “你怎么給天狼圣山的五天王給殺了?”
    寧辰的語氣充滿了好奇,并沒有一絲質問的意思。
    他知道李山不會平白無故的動手。
    “誰說是我殺的?”李山笑道。
    “被誣陷了?”寧辰問。
    “不賣關子了,你猜我碰到了誰?”
    “感覺說,少廢話。”寧辰笑罵。
    “咳。”
    李山滿面笑容,壓低自己的聲音,裝模作樣的說:“我們的寒陽仙君,他......回來了。”
    “嘶!”
    甚至在旁邊的張漢,紫妍等人,都聽得見通訊器內倒吸涼氣的聲音。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
    寧辰一聲驚呼,沉穩如他,此時聽聞這個消息,也被驚到了。
    “你沒開玩笑?”寧辰趕忙問道。
    “這事我能說假嗎?”李山輕吸口氣,看向張漢。
    “開視頻通訊!”
    寧辰立馬說了句,掛斷語音,開啟視頻。
    當他的身影被投映出來。
    他看著張漢呆住了:“天啊,真的假的?”
    對此,張漢笑瞇瞇的說:“寧掌門,好久不見。”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你小子,真的回來了!李山,你該不會騙我吧?快告訴我這是真的不是假的。”
    “服了。”李山沒好氣的說:“你都親眼看到了,我難道還能弄個幻象出來啊?”
    “好好好!太好了!”
    寧掌門一臉喜色:“寒陽,還愣著干什么,快來接我們走啊。”
    到底是熟人,說話都比較隨意。
    “現在恐怕不行。”李山苦笑道:“寒陽雖然沒有隕落,但一身修為......還在恢復中。”
    “啊!”
    寧辰拍了拍額頭:“是我疏忽了。”
    “你們先在這里忍忍。”張漢也說:“要不了幾年,我能重回渡劫,到時候來帶你們走。”
    “好!我等著,那你們現在是?哦,我明白了,是那個五天王的罪了寒陽吧?不要緊,我們在哪見一見?最起碼得喝一次啊。”寧辰笑道。
    “準備好地方了,清溪星域,你們快點動身來,若掌教反應過來,就來不及了。”李山說道。
    “我現在安排。”
    寧辰掛斷通訊。
    臉上難掩喜色,他給其他人紛紛發了消息:
    “白長老,你聯系大家,給你們半個小時,立馬到我這里集合。”
    “收到。”
    發現消息,寧辰沉吟起來:
    “寒陽如今修為重修,應該需要些靈寶吧?我去寶庫看看,多拿一些,反正掌教也不會殺我們,無非是多加個幾百年,無所謂。”
    寧辰準備搞個大的,說動就動,他來到寶庫,稀里嘩啦的拿了很多修行資源,抽身離開,幾人乘坐飛行器,快速升空。
    在上了王艦號的時候。
    寧辰才給掌教發了消息:
    “掌教,我們去清溪星域見下老友,幾日后回來。”
    先斬后奏。
    這是有史以來,他們第一次這樣做。
    畢竟魂燈還在掌教手中。
    此時也來不及打報告了,估計天狼圣山五天王被滅,掌教很快也能知曉,那時候想要離開宗門,就不行了。
    張漢這邊。
    也開始飛向清溪星域。
    “咱們這幾天先喝點。”
    餐桌上,李山招呼著:“弟妹少喝點唄?這酒不太醉人。”
    心中暗暗慚愧:醉起來了不是人。
    “呃,好。”
    當紫妍看到他們一壇一壇的喝。
    不禁也有些愕然。
    這種喝法好像有點意思啊。
    張廣佑一壇就暈了。
    畢竟這酒可是李山的藏酒,平時一杯杯的喝,也就是看到張漢,心情舒爽,才一股腦的拿出來。
    酒過三巡,大家都歡快的聊著各自的際遇。
    悲歡離合,人生百態。
    當喝完這場酒之后。
    張漢和紫妍回了房間,萌萌也來這里膩歪了好一會兒才離開。
    當小公主走之后。
    喝了些酒,有些醉意的紫妍,目光朦朧,她看著張漢,輕輕的咬了咬下唇,眸中光彩奪人。
    “咕嘟。”
    張漢干巴巴的咽了口水。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紫妍嬌聲問。
    “干。”
    張漢雄壯的身影飛撲過去。
    刺啦!
    刺啦!
    長裙碎片飛舞。
    一道能量層,將房間覆蓋,也將那曼妙的旋律所遮擋。
    小別勝新婚,他們這可算是一場‘大別’了。
全年六肖无错期期准